2020年1月4日《浔阳晚报》发表散文《请还这个鄱湖精灵一湖清水一片蓝天》

字体大小: 余春明 发表于 2020-01-05 16:00  评论0条  阅读127498次 

 

当前版: A12版 上一版  下一版

 

,

“长江活化石”、“水中大熊猫”

请还这个鄱湖精灵一湖清水一片蓝天

 

□余春明

   今年春节在乡下住,一位小学时的杨姓学生(也是同村人)来家里串门,言谈中提到了江豚。他说他被县有关部门聘为鄱阳湖屏峰江豚观察点的观察员,平时在湖边巡视,防止人们对江豚的伤害。言谈中,他对江豚的生活习性和目前鄱阳湖的江豚现象作了生动地介绍。可以看出,他对自己的工作很热爱。他的谈话触动了我,前几年,常见有关新闻说鄱阳湖、长江江豚的生存环境受到严重破坏,江豚数量剧减,濒临灭绝。网络上还发了一张江豚流眼泪的照片。还好,政府终于下决心拯救江豚了,江豚——这个鄱阳湖精灵有救了,我很高兴。 

  江豚,家乡称之为“江猪”,称其为猪,原因是它全身灰黑,形象有点像猪。它长1.2~1.6米,头短,额部微微突出,嘴短而阔,眼睛小,无背鳍,身体中部最粗,近似圆形,这些都与猪相似。只是它有两个鳍肢,而且较大,具有五指;还有两个尾鳍。这些又有鱼的特征,便于在水中游动。“江猪”在家乡人的眼里是个神奇的动物,它能预告风暴的来临。小时候听大人说,湖水里有“江猪”在水面游动,他们称这种游动为江猪“拜浪”,那么大风就要来临,要变天了。今天在与杨同学的交谈中我才明白,原来天气变化前,空中气压低,江猪在水中感到憋闷,才会浮出水面透气。小时候看江猪拜浪,总感觉它游泳速度很快,刚才还在眼前,眨眼之间就游到了老远。听介绍,“江猪”在水中的速度极快,透气一下后下潜水中,到下一次透气,就在十几米之外了。那时候,长江和鄱阳湖生态环境好,“江猪”经常可见到,后来就见得少了。前几年据说整个长江流域包括几大湖泊江豚就只有一千头,江豚于是也被称之为“长江活化石”、“水中大熊猫”。 

  关于“江猪”,家乡还有个凄美的传说。很久以前,湖南某地有个人早年妻子去世,留下一个六七岁的女儿。这个人觉得养不活女儿,就把她卖给当地的一户财主做童养媳。于是他无挂无牵地闯荡江湖,成了一名商人,闲暇时经常出入花街柳巷。再说他女儿十几年过后,财主要她与又丑又傻的儿子完婚。她肯定不同意,偷偷只身逃出,来到城里,不幸又被骗卖入妓院,沦为娼妓。有一次,商人来妓院嫖妓,接客的正是他女儿。人说“女大十八变”,他根本认不出来;而女儿怀疑是父亲,但她也不能确认,所以并没有认。商人和女儿在洞庭湖的船上过了六七天,女儿赶做了一双布鞋,临别时送给了商人,并叮嘱他三天之后才能穿。商人离开后,女儿投湖自尽。商人由于赶路,直到第五天,乗船于鄱阳湖中,才拿出那双鞋想试试脚。谁知右脚穿进鞋时,里面有针扎。他脱下鞋一看,原来鞋底垫布下面有一枚绣花针,针线缝着一块红布条,布条上绣着女儿的乳名。商人大惊失色,想不到这女孩竟是自己的女儿。自己抛弃女儿本来就有悔意,现在又如此乱伦,真是报应,还有何面目活在世上,于是纵身跳入鄱阳湖中。人们为这个传说所感动,说姑娘变成了白鱀豚,父亲变成了“江猪”。它们一个在洞庭湖,另一个则主要在鄱阳湖,永远也羞于见面。这个凄美的故事也给“江猪”蒙上了神秘的色彩。这个可悲可叹的精灵啊,你羞辱的眼泪是否被千百年来的湖水洗净? 

  我想起了古人咏江豚的诗,最早是唐代大文豪韩愈写的“江豚时出戏,惊波忽荡漾”(《岳阳楼别窦司直》),与他同时代的诗人许浑在《金陵怀古》中也有“石燕拂云晴亦雨,江豚吹浪夜还风”。宋代诗人王禹偁更是写了《江豚歌》,诗云:“江豚江豚尔何物,吐浪吞波身突兀。任凭风水恣豩豪,吞啖鱼虾颇肥腯。肉腥骨梗难登俎,虽有网罗嫌不取。江云漠漠江雨来,天意为霖不干汝。”王禹偁的诗把江豚“吐浪吞波”、成群结队吃鱼虾等生活习性都介绍了,特别指出其肉不可食用,所以不愁渔人网罗。至于后世江豚为何濒临灭绝,我想主要还是水质的变差,栖息港湾环境恶劣造成的。家乡的屏峰湾和上游的老爷庙水域以前都是江豚栖息繁殖的地方,经常可见江豚在水面嬉戏。近三四十年来,这里砂矿、石矿的炮声轰轰,机帆船隆隆,驱逐了江豚。没有了栖息的环境,江豚数量不锐减才怪。杨同学笑着说,现在好了,砂石全部停止开采,哭泣着离开的江豚又微笑着回来了。他高兴地告诉我,每当在岸边看到江豚成群拜浪嬉戏时,心情不知道有多兴奋。 

  杨同学还说,保护“江猪”还需要加大宣传力度,特别是要提高渔民对“江猪”保护意识。“江猪”肉虽然不能吃,但渔民误伤“江猪”的现象还偶有发生。有的“江猪”是被捕鱼的丝网缠住而死,有的是渔船的螺旋桨击削而死。因为螺旋桨卷起的波浪会吸引喜欢拜浪的江猪去追逐,所以在这些水域渔民要特别留心,最好不去那里捕鱼。我小时候也见过一头死了的“江猪”,大人们说是被鱼钩挂住的,尸体随风浪飘到了谢家湾水边。“江猪肉”不能吃,但大人说可以熬油,“江猪”油是搽烫伤的良药。 

  是啊,杨同学的话让我深有同感。好好地保护江豚吧,还这个鄱湖精灵一湖清水,一片蓝天,这便是我们对子孙万代做的功德无量的好事!

分享到:
  • 加关注
  • 发消息
  • 给我留言
精彩阅读尽在行业汇
我们每天从博客投稿和编辑推荐的文章中,把最精华部分出版成行业汇,让你第一时间阅读到最新鲜最精彩的文章。赶快投稿,你的文章也将会发表在行业汇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