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10日《石家庄日报》发散文一篇

字体大小: 余春明 发表于 2020-08-28 21:32  评论0条  阅读93106次 

  第07版:文艺副刊

村庄的声音

  •  

      ◎乡村情韵

      □余春明

      

      人类有声音,凭声音表示自己的喜怒哀乐,声音是一个人个性特征的外在表现。村庄也是如此,村庄的声音是村庄的灵魂。曾几何时,村庄是*热闹的地方,各种声音交织成一  

                                                              村庄的声音

 

2020年08月10日

 

 

  ◎乡村情韵

  □余春明

  

  人类有声音,凭声音表示自己的喜怒哀乐,声音是一个人个性特征的外在表现。村庄也是如此,村庄的声音是村庄的灵魂。曾几何时,村庄是*热闹的地方,各种声音交织成一首首交响乐,充满了生机和活力。这声音铭刻在我的记忆里,融化在我的血液中,时时刻刻都在灵魂的深处奏响,唤起我一幕幕往事的回忆……

  “咕咕咕”——这是奶奶喂鸡的声音。每天清晨,奶奶打开放在堂前角落里的鸡屋门,一大群大大小小的鸡蜂拥而出。奶奶左手拿着从谷柜里舀了一瓢稻谷的葫芦瓢,右手一把一把抓起谷子往地上撒,口里“咕咕咕”地念着。听从指挥的鸡们簇拥在她身边,忙着抢吃地上的稻谷,以填充饿了一晚上的辘辘饥肠。吃完奶奶撒在地上的稻谷,它们才“咯咯咯”地冲出门外,自行觅食去了。奶奶每年春、冬两季都要孵小鸡。小鸡由鸡婆带着,会享受奶奶的优待,它们吃的是小米粒,当然不是同大鸡一起喂。鸡婆“咯咯咯”地把奶奶撒在地上的小米粒衔起来又吐出去,教小鸡们吃。

  “噜噜噜”——这是娘喂猪的声音。一日三餐,娘在洗完锅碗之后都要喂猪。那时,猪是农村家庭经济的重要来源,每户人家一般一年要养两头猪。养大后,一头卖给供销社,一头留着过年吃,吃不完的猪肉就腌起来,腊肉往往要吃到来年的夏初。猪都是圈养的,厕所里有猪栏。娘提着猪食桶,口里“噜噜噜”地叫着,猪就来到猪食槽旁边,狼吞虎咽地吃起娘倒下的猪食来,“啧啧啧”的吃食声很响,娘听着这声音特别高兴。栏里膘肥体壮的两头猪,就是家里一年生活的希望,这是娘的功劳。

  “嘿嗤,嘿嗤”——这是父亲吆喝耕牛的声音。每年的春耕夏种,父亲就要耕田耙地,这少不了牛。俗话说得好,种田全靠牛当家,没有牛,庄稼就没办法种下去。平时,牛要好好地养,养好了身子骨,农忙就能派上用场。家里十几亩水田和旱地,都是父亲赶着水牛去耕耙。牛是集体分下来的,父亲专门做了牛栏关着。“不须扬鞭自奋蹄”的牛是没有的,牛干活时也会偷懒,走得慢,父亲总会挥舞竹鞭,口里“嘿嗤,嘿嗤”地吆喝着,催促着水牛走快点儿。农忙时节,农村的田垄地畈里到处都传来“嘿嗤,嘿嗤”的吆喝声,跟山坡上的布谷鸟叫声此起彼伏,仿佛让人看到了一片丰收之景。

  “呜头,呜头”——这是儿时的我喊狗的声音。那时,家里养了一只花狗,老喜欢跟在我的屁股后面到处跑。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叫“花不勒得”,只要一喊“花不勒得”,它立马就跑到我面前摇着尾巴,往我身上扑。当然,上学是不能带去的,它就在家里看门,有时也会到村里其他地方去溜达。放学回家吃饭,我一定会喊它回来,亲自给它喂吃的。村庄里其他人家一般都会养狗,我们小孩子在一起玩儿,狗们也会跟在身后,亲昵得很。如果村里来了个陌生人,一只狗叫,其他狗也会跟着嚷嚷。“汪汪汪”的狗叫声响彻云霄,几里外都听得见。所谓“柴门闻犬吠”,是村庄独有的风景。

  村庄的主旋律是人声。母亲喊玩疯了的孩子回家吃饭的声音,婴儿饿急了的啼哭声,大人骂顽皮小孩的训斥声,更有年轻人愉快的唱歌声,小孩玩耍的叫喊声,连成一片,充满了生气。哪怕是夜深人静,也还有闹夜的儿啼,以及哄孩子入睡的母语。村庄永远没有完全寂静的时候。

  人声之外,就是动物的声音了。“喔喔喔”是雄鸡的报晓声,休息了一晚上的村民们在这嘹亮的报晓声中起床了,开始新的一天的劳作。“哞——哞——”是母牛呼唤小牛的声音,老牛舐犊情深,时不时地呼唤跑远了的牛犊回到自己身边。除了雄鸡和耕牛的叫声,以及前面所提到的犬吠声,还有鸭子的“嘎嘎”声,猫咪的“喵喵”声……这些声音是人类*熟悉、*亲切的声音,融入了村庄里每一户家庭之中。

  如果说村庄的这些声音都与人有关,那么鸟类和野兽的叫声就是村庄声音的“另类”了。家乡是丘陵地带,山多林密,生态环境好,鸟类繁多,野兽也不少,它们都会发出声音。听:“叽叽喳喳”是麻雀的叫声,虽然有点让人心烦,但也给人们带来热闹;“喳喳”是喜鹊的叫声,这声音人们喜欢,所谓“喜上梅梢”,好事;“嘎嘎”是乌鸦的声音,虽然讨人嫌,但它们我行我素,依然叫得欢。至于婉转的黄莺,清晨的百灵,深夜的猫头鹰,还有让人恐怖的獐吼,这些声音也都给村庄蒙上了或是欢乐,或是神秘的色彩。对于村庄而言,这些声音同样不可或缺。少了它们,村庄的灵魂似乎就会空虚不少。

  我的村庄是美丽的,这美丽与这些各种各样的声音分不开。如今的村庄,天还是蓝蓝的,水还是碧绿的,但声音单纯了,有点寂静。青壮年长年在外面打工,小孩大部分在城里上学,留守的老人们除了养几只鸡外,不养猪了。没有牛了,大部分农田都承包给外地老板种莲子。庆幸的是,现在生态环境得到了恢复,鸟兽的叫声倒是不少,成了村庄的主旋律。有时,我站在无人居住的老屋门口,静听鸟兽的叫声,耳边会不由自主地响起儿时村庄的各种声音来……  

分享到:
  • 加关注
  • 发消息
  • 给我留言
精彩阅读尽在行业汇
我们每天从博客投稿和编辑推荐的文章中,把8uy7aC精华部分出版成行业汇,让你8uy7az时间阅读到8uy7aC新鲜8uy7aC精彩的文章。赶快投稿,你的文章也将会发表在行业汇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