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燕园篱下情书

    编辑同志:

    你好!这是真实的情书,可名之曰《燕园篱下情书》,希望能在贵刊连载。

    如不适合贵刊,荐之于别处亦可。如有连载之意,请及时与我联系。

    祝编安!

    9.28                                          张亚东

            100080        北京海淀

    青年爱看大学生杂志,大学生爱看有关北大等名校的读物。所以这类书刊已成为市场一个卖点。名校篱下,生存着一群边缘人:自考生、考研生、自由职业者、爱学习的打工者……都是一群有志青年,都有着自己的苦辣酸甜,他们逐渐成为青年人关注和效法的焦点。情书和情话,是永远为青春期的人们所喜闻乐见的热点。本书三点合一,市场前景必然看好!

    本书是书信体散文,内容广泛,思想深刻,语句精炼,观点独特,行文自然,轻松闲散,亦庄亦谐,有悲有乐。偶有诗、词、对联、警句时现,妙语连篇。话题大则政治、经济、商务,小则婚姻、家庭、恋爱;时而学术研究,时而情人私语;议论则振聋发聩,叙事则娓娓而谈,描景则如诗如画,谈情则凄恻缠绵。此皆真情所致,非爱难及也。

    兹奉情书两封,请选择发表;区操场188#金曲公寓

                   

                               作者简介

    张亚东,笔名民韬,英文名Mentor1976年生于老子故里河南鹿邑县,1997年毕业于开封职工大学,获计算机财会专业文凭。做过仪表推销员、期货经纪人、保险代理人。2000年创办河大家教学会,办中小学补习班,搞家教中介、教育心理学咨询;兼销售自己发明的康视防治近视镜。2002年至今在北大蹭课,学习计算语言学,设计出便于汉语教学和计算机处理的《易汉语》,信中艳萍为作者038月所聘教务助理,河南大学自考英文本科毕业,笔者对之一见钟情,惜共事仅有半月,便因求学相隔千里矣!因由此《燕园篱下情书》,得污读者耳目,惭愧!

     

    第一封:

    Dear艳萍:

    28日至家,土路泥泞颇深,一路像玩杂技一样。头天父亲即说:一舅姥爷谈起我叹了一声说:“比邻村某做非法生意抓起来的青年强不了多少!”父心里说:“还不如他呢!他也比亚东有本事!”我一笑置之,第二天晚上,母亲又悲伤的说,感觉过得不如人,在乡邻面前抬不起头来!我怒曰:“我是偷人家抢人家了呀!”她总有一种自卑心理,认为别人在得她的意,于是又哭诉我不如初中毕业就自杀了的弟弟孝顺,弟很有文学才气,他的死,我归罪于愚昧的父母的不理解的精神扼杀!于是气愤的手敲桌子质问:“那是因为啥呀?”因为又气又累,下雨天又凉,第三天即感冒了,烧到39.5度。每次回家都要生气和生病,从前是神经性皮炎,一离开故乡就好了,可见效!因此我做了副对联曰:

    有学则觅,迷于哲学文学兼科学

    无家可归,皈依儒家道家和佛家

    91赴县城拜望伯母,他因脑血管硬化刚刚出院,说话不太清楚,面目浮肿,人衰老何其快也!伯父很有精神,为她做喜欢吃的面叶,每顿饭都是先给她盛!又羡慕其情之亲也!伯父说:“别忘了结婚呀!”口虽应之,心在感叹:哪有那么简单呀!不像你们,门当户对,男女般配就行了!而我还妄想爱情,这可是奢侈的让人可望而不可及的“高消费”呀!

    从县城至商丘一个半小时,10元钱,已无当晚赴京车票,恰遇一退票者,加了4元,得以有座。3日晨达京,故地重游,有的只是平淡的兴奋,至金曲公寓,已人去屋空,价值一百多元的衣被、四百多元的书籍、一辆旧自行车、皆已蒸发,原与同屋者,为一海淀走读大学的李金宝,一为飞宇网络学校的岳海滨,并没给管理人员留下联系方式,则此举似有窃意!然窃之何用?我本来把柜子钥匙交给了公寓管事人李某,告之曰若人住满则挪我物于仓库,否则暂放于该宿舍。此失亦我大意所致,所惜为数年所购专业书籍,难复重置也!呜呼!上帝若能怜我还我诸书,则今年必受洗皈依之!

    回首往事,青春虚掷,即便是使我一见钟情的女孩子,也就那么两三个,而你是其中我唯一示爱的。因为我怕错过了你,上帝会连一个我对她来电的女人(哪怕是单向的)都不再赐予我结识。如果婚姻连这种感觉都没有,那么费力去经营,就更不值得了;一面之交,我就感觉咱们已是恋人,你有这种感觉吗?如果没有,那我可就惨了!我是对命运不服输的人,在命运面前,我百折不挠,愈挫愈勇,可是我发现命运是一系列偶然的累积,我们又无法把握它的不确定性。在无数的选择面前,我们难以找到充分必要条件去支持我们的选择,我们甚至无可选择!当我到了该正儿八经谈婚论嫁的年龄,我试图通过广告和婚介机构在数学原理上去主宰爱情的概率,可是一年多来,在他们介绍的十几人中,我只能找到一个我对她想亲近的人,而和她仅仅交往了两次,我就发现我们在思想上是两个世界的人,谁愿意同床异梦呢,我和我出身的家庭的观念隔膜使我深受其苦,所以再也不愿意建立一个徒有其表的家庭了!在我对这种人为的努力感到绝望之后,因为工作的需要,一条几个字的广告,使我们结识了!于是,对于以前用人的失败,我便又有悔恨转为庆幸!(这次回家我本来想恨训一顿妹妹临危撂挑子,但是她若正常经营,我还能认识你吗?所以她托你的福,少挨了一次吵。)你看!个人抗争在命运摆布面前是多么无力!多么无奈!多么可笑!命运公平吗?当你试图逃脱命运的魔掌的时候,你却恰巧跳进了他预设的陷阱!你我之缘,祸乎?福乎?亦祸亦福乎?

    我常常在你该来上班的时候在五楼窗户旁等你,不能按时看到你就焦躁不安。我每每在你下班的时候在窗户旁边目送你,君知否?来京的时候我偷偷地拿了一支你遗忘的圆珠笔,睹物思人,君知否?常呆呆地看你在我电话薄上签的名。那字像你人一样漂亮,真是见字如面,君知否?认识了你,我才真正体会到什么是一见如故,什么是相见恨晚,也真正理解了那句古诗:“不得语,暗相思;不得哭,长别离”,如果初恋定义为第一次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的话,你就是我的初恋。

    有首英文诗曰:“恋爱让你得到什么?一根针刺破了你幻想的泡沫,这就是你倾全心得到的结果,我从此再不会受爱情的折磨!”我们应该都做过爱的梦和破灭过爱的梦,那么这次我们应该是理性和成熟了。我总结的教训时;婚姻要牢靠,爱情要长久,必须以事业上的志同道合,合作互补为基础。男女两人好比两条棍,有这样三种搭配方式:/\、/|、|| 。/\是最牢靠的,也是双方都能受益的;/|是一方受益,依靠的一方也会倒掉;||各自独立,双方的结合缺乏既充分又必要的条件,更容易解体。

     

    我从初中起,就形成了以天下为己任的人生观。大学毕业后,曾想实业报国,做个儒商,屡次碰壁后,复归书斋,决心把毕生的精力、毕生的财力、毕生的时间和毕生的感情全部投入与人工智能语言的研究及其研究成果产业化。看功名似浮云,不戚戚于落魄,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我讨厌过那种蝇营狗苟的生活,时刻以圣人的道德和志向来要求自己。但是,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友;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行高于众,人必非之。我的追求必然导致我生活的狼狈和精神的孤苦!然而我是个殉道者,我没法放弃这种追求,“诗穷而后工,工而后达”,因为我的研究可能引起信息处理领域的技术改革,功名利禄作为事业的副产品也可能落到我的头上。但是我更相信,社会扼杀的天才比挣扎出来的天才多得多,老子两千年前就说过:“足,补有余。”我具体的未来规划是:在北大再用两到三年时间听完相关专业的硕士、博士课程,使自己的研究走在学术前沿,再出一些研究成果,垫定自己在学术界的地位,则生活无忧矣!我不愿到大学做“述而不作”的教书匠。如国立或外企研究所有符合我兴趣的课题,我愿意去做研究员,但是中国的事往往是外行领导内行,官员领导专家,我就亲见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的副所长 靳光瑾 博士(我曾想投靠的硕士生导师)每天处理很多行政事务,科研需要自由和自主,像我这种不拘于礼法的人,在那种教条和死板的国有单位,创造性可能被有所扼抑;听老师说,如能应聘到微软或摩托罗拉在北京开的研究所,年薪可拿到三、四十万人民币,这当然很理想,不过我想他们的研究可能偏重于工程,而我的研究偏重于理论的。所以最适合我的设计,是在中关村创办一家民办的人工智能语言研究所,不仅自己搞科研,还做一个科研管理者,以卖知识产权或技术入股为发展支柱,如有足够的资金和合适的人才,兼办企业更佳。市场只认能力,不认文凭。如果自己办研究所,有无硕士博士文凭皆无所谓,也要多花几年学那些无用的或暂时不用的东西,因为中国的“考研”是只讲“考”的能力不讲“研”的能力的!作为一个经营决策者,需要有战略眼光,与理论素养,有人格魅力,有胆识魄力,我对加强这方面的修养很有兴趣,而且自信也有一定的素质。我的缺点是懒于做具体的事务性工作,厌与和人应酬,所以我在商业上要有所成就,必须有一个善于理解和贯彻我的方针路线的常务经理,我之选女友,实际上也是在选这种人才。

     

    和你近半个月的交往,我感觉你是个勤奋、踏实、务实的女孩,也有一定的理想和思想,有一定的学识和阅历。我讨厌自私的人、讨厌庸俗的人、讨厌虚荣的人、讨厌虚伪的人、讨厌讨厌我的人。优秀的女人本来就比优秀的男人少,加上我这种苛刻的标准,我就很少有缘分遇见自己喜欢的女孩了!在你身上我没有发现我讨厌的东西,所以你不仅是个适合做实业的女孩,而且我们还具有合作的可行性。感谢你父母为我生了你!我认为你适合做配合工作或赌档一面的工作,尚未发现你独立全盘决策的特长,(这种才能使全方位的,需要经过工作和生活的严酷摔打方可形成。)女性的心理特点是感性化,不太适合这种职务,若其争强好胜强争其位,则往往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所以我认为,女人宁可百无一是,不可自以为是,宁可百无一用,不可刚愎自用。如果你追求做女强人,那就应该找一个能配合你的人。因为一个家庭或一个企业,若有两套指挥系统,必有内讧。不过我觉得你的性格兼有温顺。我并不专制,而是很讲民主、自由,家庭生活我也主张dink制。所以我们不会有根本冲突!

     

    抽屉里有这种型号的活页纸,建议你用之回信,如果咱们能珠连,则通信亦可璧合成书,不亦乐乎?

     

    在教堂学了一首赞美诗,送给你:“我今站在你心门口,屡次用手把门来叩,要入你心安你心怀,我肯进来你接我否?

     

    要多吃饭,增加营养,不要再瘦了,再瘦就不好看了!

     

    愿你快乐!愿你健康!愿你能爱我! 

     

                                                           Yours Mentor

     

                                                       2003年9月7日于燕园

     

     

    第二封

     

    Dear  艳萍

     

    中秋节过得好吗?接到我的信了吗?若能接到祝你节日快乐!

     

    至于我,是没有节日的概念的,所以上封信也忘了祝你节日快乐。自离村上初三以后,我的生活都是在温饱线上摇摆,精神上在痛苦边上徘徊!唯此次求学,因得你与石叔业务之助,对未来经济收入颇乐观,乃购一月饼自慰。

     

    8日正式上课,老师又有了几张新面孔。我今年又新选的课有:王洪召的系统功能语法、生成音乐学,陈保亚的理论语言学,陆俭明的语法研究,计算机语言听过俞士汶的,今年继续听俞卫东的;另外有随本科生学了英语、计算机、逻辑学、现代汉语、语言学概论,还有些课很想听,但因时间冲突,只有忍痛割爱了,这样每天我要听6小时的课,我连烦恼的时间也没有了!

     

    新车易丢,旧车易修,我以前在自行车上的花费每天都合一元钱了。公寓房后的海淀公园修好了,穿园而过,步行赴校,疾走需25分钟,颇益身体,食欲亦比在汴强,决定不复购车矣。

     

    京城之大气,名校之神气,重又点燃了我从未被俗气侵熄了的野心!此亦诸多有志青年,宁辛苦与京城,不安分于故乡之故也。我颇悔以前过于自尊,未能借助于家庭,为了生计和理想,而付出了青春和健康。从今以后,倘能存活,我不愿再为挣钱而浪费自己的科研精力矣!中国不缺百万富翁,而缺有真知独见的学者。

     

    每见别人耳鬓厮磨,皆惜你我两地分飞。欲你来京,然首都人才过剩,又不愿见你为找工作而受屈辱。思量再三,深觉欲与君聚,当以开封为根据地,共同积累资金,锻炼君之才干,然后业务进军京城!打工之族,非有特长,不能过体面生活也!

     

    你之特长在英语,英语培训亦中国之盛衰之服务。人要成功,当以己之长,克人之短,不可以己之短与人相争也。即便你有别图,勿离教育、文化、科技领域,而背三高两低(高信息、高科技、高智力;低资金、低劳务)之立项原则,否则你我无合作机会矣!

     

    做家教两三个月后,当对开封教育市场有所认识,即具备能力及条件办学习班。业余班应首选You Win English,全日制班应首选立心学堂,此两项教育产品之设计,既有独特教育理念,复舍丰富教学实践,当深刻学习理解之,勿捧金饭碗要饭也!学生增多,则康视眼镜销量亦随之增大。此馓项目,乃立业之本,若 能由 君之手开拓壮大,则你不但是我的知己,亦我的恩人也!石叔刚柔并济,厚道老成,工作不缺远虑,亦有激情,堪代我常务之任, 于 君不但益友,亦乃良师,有其相助及领导,颇利你商业才能之培养。望你们快马加鞭,尽快拥有本会股份。

     

    人当大其志,小其心,贵其德,贱其身;先有风骨峻,自然书墨香。做学问之成败,及做商业之成败,实取决于做人之成败也!

     

    上周去教室买了本《赞美诗》,祷告时许了愿,主念我同工之诚,在本周二即把我所失之物还了我,我记得之物,仅有少许生活用品遗失,原为李金宝替我收藏,称其见我柜被人盗开,怕余物尽失。他call me,但我没接到(但房主却称他走时偷欠了十日房租)。我请他吃了顿饭以示谢意。数日之寻找煎熬,使我成了一个合格的侦探。凡物有之不觉珍惜,失之却觉可惜,失而复得,复不觉珍惜矣!我对主所许之愿,现在觉得太便宜了他,因为周末除了写论文之外,还想给我心爱的人写情书,实在抽不出时间再去教堂孝敬他。现在把许愿改为:每日背一段英文圣经,等我爱的人爱上我以后,我一定受洗皈依主,求主再原谅并帮助我一次!人的确是有罪的,因为人只有在困苦时才想起基督!

     

    For in much wisdom is much Vexation, and those who increase knowledge increase sorrow.

     

    ---Holy Bible.Ecclesiastes.1.18

     

    这是我为我的无能和失败找的精神胜利法.

     

       I thought the dead,who have already died ,more fortunate than the living,who are still alive;but better than both is the one who has not get been,and has not seen the evil deeds that are done under the sun ―――Ecclesiastes  4.2

     

    我友建强曰:“父母除了给我一个身体外,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该感激的!”据此段经文,则我们的出生亦为憾事,欲做父母者不可不慎思之。

     

    Fools fold their hands

     

      And consume their own flesh .

     

    Better is a handfull will quiet

     

      than two handfuls with toil ,

     

    and a chasing after wind.

     

                     ---Ecclesiastes     4.5

     

    认识到人生一梦,就能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了,任何宗教中都有劝人知足长乐之语。除了出于投资考虑,我不回购房产等身外之物的,因为就连生命也是租来的,我不知道上帝何时对我停租。

     

    除了对你的形象气质的一见衷情,我对你的思想也是“一见衷情”,因为你说你喜欢唐.吉诃德的精神,尚有半个知己(因为桑丘不是理想主义者,只是为了当海岛总督才跟随他,但毕竟跟随了他,,所以是半个知己),而我却“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我对你的这份感情,也许在别人看来相堂.吉诃德对杜尔西内娅的爱情那样盲目和可悲!他为了她到黑山修炼,而她却全无感受。他古典式的爱情在功利的快餐式的现代社会,有谁懂得珍惜呢?爱恨皆缘逃不离,无论如何,我要努力一把,以使自己无怨无悔。我并不是不清楚我俩在思想和观念上的差异,那就像太阳和月亮一样难以牵手同行,但我这颗孤寂的心的确难以找到人收留,所以只好把你当作救命草一样纠缠。也许你对我只是“施女好龙”而已!不能做你的丈夫,做你的追求者我也高兴,直到你和别人喜结良缘那天,我就痛饮科研这条望河之水,把你忘掉,“从此天涯孤旅”!有支英文歌曲叫《Smoke Gets in Your Eyes》唱道:All who love are blind / When your heart’s on fire / Your must realize / Somke gets in your eyes.

     

    这尽管是可悲的,但理性到没被迷眼的“爱恋”,不亦悲乎?岂是爱乎?彼时我将不复恋爱矣!也许没有你的感情反馈,这股烟消失的会快些。

     

    人都有惰性,由桥能过河者,就不会下水游渡。人之下海经商者,皆为生活所累。以你之家境及现状,不会被逼到此等地步。主观上,你似自信不足,胆魄不够(也许我对你了解得少,这种判断是轻浮的,也许我自己“自大狂”)。没人引导,你会长期在岸上观望,虽有创业之志,但易流于空想。加盟本会,同舟共济,符合女性结伴趋同心理。但淹死的都是会水的。商场如战场,成败利钝,非所逆睹。不下海是永无作为的,人当壮烈死,胜于苟且生。君其勉乎哉!只要你我保持工作关系,我就有机会追到你。

     

    下周应能收到你的心吧?否则我会失望的!看在朋友的面上,给我一点慰藉吧。

     

    With best wishes for you and yours .

     

                                                               Yours Mentor

     

                                                        2003年9月14日

     

                                   于金曲公寓

     

     

    第三封

     

    Dear 艳萍

     

    现在是918日凌晨3点了,我趴在被窝里给你写这封信,因为刚才做了一个梦,醒后再也睡不着了。我梦见在一个像河大大礼堂那样的大厅里,你在看电影,我献殷勤去接你,你却和另外一个男的走了。我在后面拉着你说话,想气气那个男的,又怕与他冲突。你说他很关心你,你高兴的样子使我妒嫉又伤心,便生气地说:“谁不会关心人呀?”看着那个男的背影,以为他一定比我优秀,正无奈的自卑,他转过身来与我招呼,却是一个四、五十岁的头发已花白的人,礼貌而慈祥德对我笑着,你愉快的坐上他的自行车走了,我追上去,你已走远,便绝望而愤怒的大喊:“艳萍!你……”这时醒了,但还处于似醒非醒状态,发恨一定要炒你鱿鱼,你与我争执说,你已经是股东了!

     

    我从前不太理解黛玉死前最后一句悲怆的呼喊:“宝玉,你好……”还自作聪明的给曹雪芹补成:“你好狠的心啊!”现在才感受到,只有用省略号才能表现黛玉无限复杂的感情:由怨恨、有绝望,更有对对方所爱非人的痛惜!如果我败在一个不如我的人手里,这比你找个比我优秀的男人更令我伤心。因为不该败的失败,带给人除了失败的情绪外,还有后悔!我应努力做到当我回首往事的时候,不因爱了某个女人而后悔,也不因没得到某个女人而后悔!你亦应自勉,慎重对待自己的感情和婚事。

     

    我有着诗人类的多愁善感的黏液质,这很容易使我感情上受伤害。如果你对我没感觉,就帮我忘掉你吧!得不到你感情的回馈,我很痛苦,可是得到了,又是两地相思的痛苦;至少两三年内我不会回汴,你在短期内进京也缺少实力。命运在刚开始时已为我布好了陷阱!

     

    我是很善于扼杀自己感情的。最得意的一次是对春梅,那是在二000年认识的河大九八年级历史系学生,当时很欣赏她的鲁迅式的杂文和漂亮的字体。扼杀的办法是想他的时候就给她写信,但写的心从不给她看,也不约会她。虽有过感情暗示,但从没明示。两个月后我的前任女友Milisa(她自己取的英文名字)便“横空出世”,而且对我先有了欣赏的感情,在6.9那个晚上,很偶然的只有我们俩,我们便接吻了!其时我其实对她方有好感,尚未产生爱情。但一吻之后,便觉得要对她负责,便停止了对春梅的单相思。两年后Milisa和我分手,这时我对春梅虽然已没有了当初的激情,但还是想“重叙旧思”。便和她谈了两次心,才发现她是根本不值得我爱的,她追求的只是别墅轿车而已!这种认识胸无大志,难成大事的。所以很庆幸当初没向她求爱,否则会感到很羞辱和后悔的!

     

    你曾问我了解你吗?不了解!但是又干嘛要了解?你的过去不属于我,我不需要了解;你的未来是连你自己都没法了解的!我只看到面前的你,你的表面,那是个别人很难使我心动的女孩!我不愿了解,我了解了解后面是残酷的现实!我宁愿给自己多留点美好的幻想的空间,也许这在理智的人看来是神经兮兮!但是我只跟着感觉走。

     

    上面是半夜写的东西,在逻辑和字体上与下面的时候有区别?当夜6点才复睡着,早8点醒后去学校,上午头两节是英语课,因迟到不好意思进教室了,便利用这个时间编《英语单词谐音故事记忆法》,希望能通过稿费来养活自己,不再为三斗米而折腰(因为我生活捉襟见肘,还不如陶渊明,收入连五斗都不够)。你在按我的建议编写吗?我才没有!你应该回信了!便天天去公寓门口小卖部查,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失望的写了首诗:《红玫瑰》

     

    折枝红玫瑰,不知赠给谁。

     

    欲往人丛觅,无奈花儿萎。

     

    相顾唯叹息,知音人是谁?

     

    莫怨我狠心,断琴付流水!

     

    本想打电话问你收到信没有,又决定不大了,如果主不让你收到信,那正好帮助我扼杀感情,一切都会过去的。说实话,我还没向好,我是否值得为这份感情,去忍受养育孩子的痛苦——正像我父母为了我们兄弟二人遭受的痛苦一样。我也不愿意再制造一个人,来经历人世的磨难——正像我们兄弟俩经受的磨难一样,这时披着爱的外衣的最残忍的行为。如果你每封信你都能收到,那么你对我的了解就远比我对你的了解多。而且这种了解足以支持你对这件事的选择,就让你一个人去承受选择的艰难吧!因为你选对了,幸福是我们两个人的,你选错了,不幸也是我们两个人的,爱情只有双赢和双输,而不分胜负!

     

    感情是个很沉重的话题,我还是随便给你讲些燕园的趣事吧!

     

    我的同学女生占2/3,东亚和南亚的留学生占1/3,也许中文系是外国留学生最多的系。因为在中国,只有中文是世界领先的,按人数多少,依次为日本、韩国、新加坡。朝鲜和越南等落后国家学生寥寥无几。外国女生比中国女研究生年轻漂亮,也许因为她们生活好,五升学压力、教育制度比较自由。国内女生则是靠勤奋拼搏出来的,多来自贫困家庭,较少有女人味。我奇怪我竟没对她们多情,许是因为久居幽兰之室而不问其详。这里关于女生的流传口号是:学士争着要,硕士等人要,博士没人要。也有传作:学士的傲,硕士等的燥,博士把楼跳。反正女人优秀,嫁人更难。

     

    小国家的学生挺爱国的,有次讲朝鲜语,书上印成韩语,一个朝鲜男生当即抗议。老师连忙道歉。地区经济发达了,语言也占优势,韩朝政治冲突,竟表现在了中国的课堂上。

     

    尽管北大这样的中国高校的领头羊,跨学科的人才也是很少的。汉语言学系的不到理科听计算语言学,计算机系的也不来听语言学科。和我一同跨系听课的,只有一个韩国男生。在俞士汶的计算机语言学报告会上,除了窝外,听众只有两个,一个是30多岁的不敢恭维 相貌的 女士,一个是跛脚的男士,估 计是俞 老 师的 博士生。 俞 老师自我解嘲地说:“按规定,有三个人就可以开讨论班了!”我这个专业是最近几年兴起的交叉学科,人才少,但是也吃香。教这个课的 詹卫东 老师,才30多岁,已经是副教授了。他平易近人、穿着随便,开始我还以为是个研究生呢!

     

    和我一个公寓得有个“红裙子”(我宿舍小李给他起的绰号),因为她无论春天未暖时,还是秋天已冷时,都爱穿一身胖大的大红色裙子),自称是北大毕业的。我想是成人大专类的,在山东一个乡政府里上班,在这里考中央党校的研究生。有次拦着我诉苦。原来她的男朋友,已经研究生毕业,在一家证券公司上班,被他的公司——一个五十多岁的据她说象卖菜的妇女勾跑了!那个老妇女还来威胁她,男的好像不是为了钱,因为他每个月的工资(只有两三千块钱),都要为老女人花光了。我猜他可能有恋母情结。“红裙子”也是自作自受,我感觉她为了考研,并不关心他。我对她建议,和人家有了恋人名分,就要精心呵护他。她“教训”我说,男人不要为了眼前的好处,就贱卖了自己!

     

    在北大,你感觉不到这是历史上的北大,在共产党英明的领导下,中国学校是前面一孔,千疮百孔!国人如蝇逐臭的学校,在国际上却是不入流的!在大学里,没有大师,有的只是循规蹈矩,按部就班,人云亦云,唯唯诺诺。北大也爱吹嘘自己的历史,向国人吹嘘自己五千年文明史一样,这都是阿Q式的胜利,他们却忘了;五千年文明是封建社会的,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北大是国民党的!现在的北大,却恰好是共产党对中国知识分子的思想禁锢的最好罪证!那个最贫穷的阶级——因而也是最愚昧的阶级所建立的政权,本来希望给这个贫富两极分化的社会带来一些平等,结果带来的却是疯狂的极权和惊人的腐败!历史真会嘲弄人类!北大北面,一路之隔就是圆明园,我在1999年看到那些曾经辉煌的残迹写过一首诗:《游圆明园》。

     

    宫阙万间成粪土,如今犹闻志士哭。

     

    福海本是遗民泪,兴亡都是百姓苦!

     

    你对于政治、经济不太关心,这不利于你成为一个企业家。因为优秀的企业家,应有着政治家的谋略,经济学家的科学,企业家和大老板、干事业和挣大钱,是有着天壤之别的两种素质、两种心态。我欣赏前者,厌倦后者。科学家和企业家联姻,定能建立比尔·盖茨的功勋!这种愿望是不是太过分了?

     

    这些天老失眠,想的都是你,本来以为离开你能淡忘你的,没想到这次陷得那么深,爱上以后才发现,爱是不需要理由的。当我对一个人爱的不能自拔时,我就决定向她求婚,如果我找不到充足的理由抛弃独身主义,那么我只有无奈的听从感情的安排。

     

    健强4日打电话,想来京与我合作搞点事,我不想再为生计分心,拒绝了他。但是没有你在身边,是一种揪心的痛!我考虑是否应该接受他的建议,开拓一项业务,以使你能来京工作或入股?干什么呢?我还没认真考察市场。针对暂住人口子女办个非正式学堂?教初中或小学?万事开头难,你愿意辛苦吗?他倒是个不错的合作伙伴,是个不够虔诚的督徒。据称是武汉大学中文系毕业的。我读过他发表的两个中篇小说,有一定的才气,做过几年销售工作,远比我适合做生意,73年生人,有个小女孩,爱夸他老婆漂亮,但我觉得没你漂亮,而且才初中毕业,他的缺点是太花心。我们是今年4月在北大人似的,他本想做我的防治近视镜在南阳的代理商,而且5月份到开封向我学习了七、八天业务,但因我的手续不健全,在销售上遇到了障碍,我还可以做5千元的投资,他要是认准项目,投资1万应该有胆量。或者像开封那样成立个“北京大学生家教学会”?我了解过,房租、办执照、广告、九千元即可启动。我们三人各投资1/3,股权各分1/3,你可接待业务,他可拉业务,你们经济分成各40%,我不做常务工作,但可作决策或参谋,有兴趣时干点活,我思路和模式在这里是有竞争力的,所以我分成20%即可。你喜欢我吗?如果喜欢,我就尝试这个想法!

     

    愿你像我爱你一样地爱我!

     

                                                               Yours  Mentor

     

                                                          2003年9月19与三教

     

     

    第四封

     

    Dear 艳萍

     

    动笔写这封信的时候,是23日晚,还没见你的回信,悔不该在向你示爱那天,当你拒绝后,我要求你不回我的信,以免我陷得更深。现在我收回那句话,我本应该让我们的交往自由发展,我陷进去了,不是没有可能把你也拖进去的,我之所以经常扼杀自己的感情,是因为我又不育主义的倾向,之所以不用独身主义而发明这个新词,是因为我是渴望爱情和婚姻的。造成我对养育子女恐惧的原因,是我与父母观念的冲突和弟弟的死,之所以在爱情门口徘徊,是怕这种受伤心里不能痊愈而连累所爱的人。

     

    即使你不回信,我也会一直这样自言自语下去的,既然撕破脸皮向你求过爱了,那就破罐子破摔吧!我把这些信称为《北大篱下情书》,因为我现在是寄人篱下蹭读的。当他写到够一本书的字量的时候,你再不爱我就没有理由了吧?我们分居两地,只有写信而已,因为我打不起长途电话,而且我说不出口。

     

    上封信写过后,我还是忍不住给你打了个电话,感情和理智斗争的结果,是感情又一次占了上风,要求放纵它。我决定向它投降了,那怕被“烧成灰烟”!是你爸接的电话,我没敢多说话,但感觉和他挺投缘,不知他是否听出了我在追求你,但愿他老人家能喜欢我。

     

    24日晚听香港科技大学副校长孔宪锋的讲座,题目是《基因与人性》,他是个生物学家,快70岁了,1950年从上海偷渡到香港,小学、初中、高中上的零零碎碎的,加起来不到四年,后来到台湾读大学,然后去美国读博士,在美国20年,做过美国两所大学的副校长,是孔子第72代孙。他从生理和心理遗传的角度论证了人性是自私的。我在高中时期写过一部十万字的哲学书稿《我本论》,我俩的观点是一致的,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儒家思想是以性善论为假设前提的,而西方文化是以性恶论为基础的。社会制度的制订应尊重个体人性而调节之,以利人类整体的存在和发展。不同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导致了不同的社会制度:孔孟的大同社会和马列的共产主义社会都是理想主义的,而其现实的结果是人治、集权和腐败。资本主义社会是自然的、自私的、现实主义的,但其结果是自由、民主和法制。所以促进当今中国社会之变革,应在哲学上弘扬我本主义,但是在“空洞的马克思主义”的思想专制下,是没有其他哲学思想的生存的空间的,所以当今中国大陆没有哲学家。同时又因为被当权者阉割了的马克思主义已不是活生生的哲学,在中国根本没有人把它当回事,所以当前德国人是一群没有信仰、没有激情的行尸走肉,这不能不说是中国落后的原因之一。

     

    昨天课间休息时,我和一个近四十岁的朝鲜公派进修生聊天,问他:“朝鲜现在是不是还很穷呀?”他说:“是穷!”但为了自尊又立即补充说,“但是精神很好!”1999年我在和朝鲜新义州一江之隔的丹东,听当地人说朝鲜有很多偷渡来中国的,那些被朝鲜边防军抓到的就枪毙了,我不相信如此不人道,便问他真假,他噤若寒蝉地反问:“你听说的?”我感觉到了他的言不由衷!如果你不知道中国的毛泽东时代是什么样,那就去朝鲜看看吧!当权者是愚民政策,而他们自己是真正的性恶者。金正日以朝鲜人民的生命为赌资发展核武,其性善何在?任何导致人民贫穷的政权,无论它如何标榜,都是反动的。

     

    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是休戚相关的,我本论主张的不是狭隘的自私自利,而是尊重个体的有眼光的共存共荣。

     

    我今年听讲座已不像去年那么多了!我觉得我与人文科学的思想,足可自成一家了,可那与我的现实何补?我得为生计发愁,我思想也深刻就越活不下去!民国时的北大,能给政治反对派一口饭吃,毛泽东、李大钊、鲁迅都曾是他的座上客,而在当今的北大你敢批判共产党乎?燕园依旧,人是已非。我对北大的感情是复杂而矛盾的,闲时常环未名湖散步。美 国人 博士捐建的博雅塔依旧,司徒雷登命名的“德”、“才”、“均”“备”四斋如故,只有远远的燕山余脉是中国的。这个曾经充满自由精神的西方文明的校园一杯鸠占雀巢——其实这是教会学校燕京大学,北京大学原不在这儿。沉思在蔡元培老校长的塑像下,我想我爱北大,更多的是一种怀旧。因为数学考零分的吴晗曾被他录取过,做中学教师的陈景润曾因她一下子成了大学教授,而今日的北大,伯乐在哪里?韩愈曰:“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信然!

     

    向你的时候就给你写信,非在周末,则不能一挥而就,每天都写些片段,你可感到它的不连续性和矛盾性,我感到我感情上

    ...

      2005-10-29 1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