耄耋翁生物免疫工作室Bio-immune studio

耄耋翁生物免疫工作室Bio-immune studio

http://lblb.co.bokee.net

企业介绍

我,老白龙马,1940年生于祖国东北;56年学医于西北,61年入伍行医于西部核基地,身患核辐射病后68年退役;本人从事半个世纪医学生物,工作单位:兰州生物制品研究所,退休后和患老年痴呆症老伴相依为命,老伴去世后以电脑为伴 更详细
  • 行业:疾病预防控制及防疫
  • 联系人: Liuyr 刘永润
  • 地区:甘肃兰州生物制品研究所(盐场路918号)
  • 电话:0931-8318271
  • 传真:0

企业博客信息

创建者

成员列表

暂时没有相关信息!

我看“世界末日”

字体大小: - - liuyr   发表于 2012-12-18 17:49     阅读(2736)   评论(2)     分类:
我看“世界末日”
早上8点永登小芳(她是带过我孙子的小阿姨)打电话询问12月21日“世界末日”,说地球要连续3天3夜的黑暗,是真的吗?大家都在买蜡烛,她也买了3根。我告诉她是骗人的,什么都不会发生,会和平时一样,她说:电视上都说是真的了,我说你放心吧,地球毁灭,根本就没有这回事。
看来玛雅预言“世界末日'在全球是有一定影响的,只有平安度过12.21才能有效打破谣言。
我的小孙子才3岁多,动不动也会因为一点小麻烦就说:“世界末日”了!
我的一生也有过许许多多的“世界末日”……
早在上个世纪40年代,我七、八岁的时候,母亲因为严重肺结核,肝腹水,我亲眼看着妈妈痛苦挣扎的去世,那时候真是我的“世界末日”;
50年代末,大跃进随之而来的3年天灾人祸,饥肠辘辘,甘肃,全国有多少人饿死,甚至人吃人,我从学校毕业的时候所有的被褥衣服全部被盗,只身到单位工作,孤苦伶仃,举目无亲,那才是“世界末日”哪!
60年代初,我为了吃饱肚子报名参军,到大西北飞沙走石的茫茫戈壁滩,在青海白雪皑皑,雪域高原,青海湖畔,我在两个核基地做了7年多“士兵军医”,同样饿肚子,没日没夜的奔波在各个连队驻地为战友治病,不幸几年之后就得了放射病,肝大脾大,甲状腺肿大,几次住院*无果,再坚持工作,2年的兵役期我超期干了7年多,连女友也飞了,看来,在我面前只有死路一条啦!这不是“世界末日”来临了吗!?
70年代,我从部队回到原单位兰州生物制品研究所工作,正赶上文化大革命政治浩劫,天昏地暗,乌烟瘴气,群魔乱舞,人妖不分,我虽然没被关进“牛棚”,也被送去“拉马”,以重体力危险工作使我在精神和肉体同时受到折磨,在被逼迫承认“错误”之后,让我回到一个代血浆班组报到上班,通知我那天早上8点准时报到,我心里赌气:“你今天叫老子去报到,老子今天就是不去!看你能把老子怎么样!?”,没想到,苍天保佑,因为赌气,我竟然阴差阳错地躲过生死一劫!谁能知道,就在8点钟准时,那个班组发生酒精蒸汽大爆炸!整个生产大楼都晃动了,死伤数人,局部墙壁坍塌,玻璃钢窗架子被甩出好远,玻璃窗粉碎,一片狼藉,血迹斑斑,这爆炸的时间和班组恰好就是我报到的时间和地点,按时去了就是我必死无疑的宿命!这不是千真万确的“世界末日”吗!!!
80年代,一次我的领导让我出差去武山,我准备妥当,可当时科室一位女同志要求我,她想去看插队的孩子,她想代替我出差,我只好答应了,没想到,出差坐所里的小车在半路上翻车出了事故,那位女同志受伤摔骨折,我确在家安然无恙,我为别人代我受伤而感到内疚,如果是我去武山,也可能出差翻车送命,那岂不又是“世界末日”了!?
90年代,我因为患不全肠梗阻,几日体重下降36斤,血压80/40,生命垂危,紧急住院,各种*方法无效,疼痛难忍,不能进食,不能排泄,亲人痛苦,亲朋好友看我之后摇头,都说:“不行了”,阎王爷在向我招手,眼看“世界末日”来临!
后来我自己拒绝住院*,回家等死,确在一夜之间突然好转,迅速康复痊愈,大夫也莫名其妙,惊呼怪哉!我想,可能是因为我命不该绝,多亏前日大夫和护士直肠镜硬性强迫检查,可能是塑料镜头打通了我的梗阻部位,竟然是“歪打正着”,奇迹般治愈了我的“绝症”吧。
2008年,四川省汶川大地震,在卫星通信工作的儿子瞒着父母和解放军一道进入地震灾区,一直在*需要,*危险的地方救灾,在*艰险唐家山堰塞湖大坝即垮塌的危机时刻,我们的儿子勇敢地从解放军直升飞机投落下来,冒死完成为总部领导及时监控险情的重要任务,“火线”入党。这一切,好像老伴和儿子是心灵相通的,老伴看电视一直说儿子一定在汶川!儿子的生死和父母心连心,那日日夜夜,提心吊胆,祝福祈祷上苍保佑,儿子平安归来,在父母心里一旦失去了儿子,就是“世界末日”啊!
进入21世纪,我是*真实的感到“世界末日”了,2012年春节,大年初一晚上我老伴平静,安详地停止了呼吸,停止了心跳,离开我和孩子,独自去天堂了,今年是我和老伴的本命年,73岁也是人生寿命的一个重要的“坎”,俗话说“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人过古稀,随时随地要有思想准备,准备去天堂报到。
人生“以死为大”,我愿意用我的生命去延续老伴的寿命,可这是做不到的,寿命不是像器官移植那样,交换了就可以拯救生命的,寿命是有定数的,我和老伴互相搀扶幸福、快乐、痛苦、悲伤、艰难地走过了44个年头。
老伴晚年虽然患了严重糖尿病、高血压、晚期老年痴呆,但她始终是没有痛苦,吃喝拉撒睡,大小便,在我的帮助下,许多病症保持缓解和稳定,基本上都能自理,没给我和孩子造成多大的负担,精神意识一直清楚,记忆清晰。孩子也非常孝顺,老伴没有遗憾,没有牵挂,心满意足地走了,这也是老伴终生积德行善的善报,善果,年过古稀,也算是相对长寿了,没有痛苦,没有拖累,就好像做梦去极乐世界旅游一样,这不就是人类梦寐以求的死亡*崇高境界嘛!?可这对于我来说确实是“世界末日”!
这是我从没有经历过的,别人不能替代,不能减轻的撕心裂肺的痛苦,伤心之极,我虽然为老伴及时地建立了网络纪念馆,可以天天和老伴见面,说话,聊天,我写了60多篇祭文,向老伴倾诉心里话,天天可以看到老伴生前的面容,我天天可以为老伴烧香、点燃蜡烛、献花,在老伴过世的11个月漫长日子里有一万六千多网友拜祭她,这样,我心里有了一丝慰藉,但还是心里感到空荡荡,无依无靠了,孤家寡人了,现在我才真真切切地感到什么是孤独,什么是空巢,什么是悲痛,什么是“世界末日”了!!!
为了让死者安心,安息,安慰,我还要振作起来,为了孩子,为了家庭,继续完成老伴的未了心愿,我还要继续生活下去,就是真的有“世界末日”,地球爆炸来临,我也会从容面对,那样更好,我就可以永远陪伴老伴,永不分离了。
我等待,期待,迎接我死亡这一天,属于我的真正的“世界末日”!

返回文章列表标签:   休闲娱乐  

分享到:

下一篇:生物免疫制剂 Bio-immune preparation 上一篇:兰花忆